乐橙一晚30万日本牛郎店消费到底有多贵?

  提起日本牛郎,还有人记得去年一牛郎被顾客情杀的事吗?当时很多人的关注点都在女杀人犯身上,想不通21岁年轻貌美的小姑娘怎么能这么极端。

  相比之下我的关注点就比较奇特了,由于没去过日本又对牛郎十分好奇,我当时只看见了她一个月至少要为牛郎花上100万日元(合6万多人民币,服务含私下陪睡),而这位牛郎,甚至在店里还算不上“头牌”。

  之前火过的“牛郎帝王”Roland就不说了,当时有一阵微博疯转他的豪宅,他在综艺里也说过:买个三四亿的房子只需要上三四天的班儿。

  这是咱这种去趟日本都得攒攒钱的阶层能包得起的牛郎吗??砸锅卖铁也供不起啊!!

  经过我几番努力(不是),终于找到了一个实在点儿的日本的纪实节目,名字叫「沉迷于牛郎的女人的收入明细」。

  虽然调查的是消费的女人的收入明细,但其实也是「牛郎的收入明细」,包括牛郎店里一瓶酒多少钱,分几种消费等级都给你讲得清清楚楚,哪是调查女人收入明细啊,纯粹是牛郎店入门指南吧。

  Roland刚火那阵,他所在的牛郎店the club曾经开微博发过价格表。

  初次进店低消1300元RMB,日后再来会给你优惠,进店要指名才能进,聊天点酒单加钱。(现在这家店已经因为疫情倒闭了)

  在Youtube上看到过一些采访视频:事实上,各个牛郎店之间存在着不同的计费方式,还有的是第一次便宜,第二次来才贵。

  而网上所传的“陪吃陪玩不陪睡”,也是表面的行规,私底下接客对于牛郎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了。

  真进了牛郎店,自然就没有只聊天那么简单。所有牛郎都会暗示你点酒,而一瓶香槟从普通的到高级的就要几千到上万RMB不等。

  回到上面那个纪实节目,在身边牛郎们的连连欢呼下,节目里第一位受访的富婆出现了,她先点了一瓶15万日元(约9200人民币)的高级香槟,又在牛郎的鼓舞下内多次加单,甚至加了一瓶30万日元(约1.8万人民币)的酒。

  这位富婆最终在10分钟内花掉了3.6万人民币(而且点的牛郎还并不是头牌)。

  据节目组调查,她的职业是类似的工作(有很多人猜是陪酒女),来这里是把牛郎当作爱豆来看待。点那么贵的酒,只是想要为他应援。

  日本牛郎店常常会举行“香槟call”活动,牛郎们会分开跟各自的金主坐在一起,像拍卖一样追加点酒,最终收到酒的总计金额最高的这位牛郎,就会成为店内的“头牌”。

  节目中第二位受访的女士正是来这个活动为该店头牌应援的,24岁人狠话不多,爱马仕里直接装了600万日元现金就来了(头牌长下图这样)。

  活动中,受访的女士虽然带了不少钱,但另一桌的富婆更牛逼,为了获胜不断加码,先后给别的牛郎开了3瓶10万日元的高级香槟+30万的粉红香槟+150万的路易十三+200万的香槟塔,总计410万日元,约26万人民币。

  这下这位受访的女士脸上开始挂不住了,在连下大单以后还是没超过隔壁桌的富婆之后,她气急败坏地打了头牌一巴掌,说他丢了她的人。乐橙(看来做牛郎也没那么好做哈)

  在这里,你点的牛郎和酒越牛逼,花的钱越多,就越可能成为该牛郎店的大客户,同时也意味着你的身份地位越高。

  看到这估计各位姐妹也死心了吧,虽说也有几千日元的低消陪聊服务,但顶级牛郎根本不是我们这群凡人能接触到的,更不要指望能包到他们。

  据节目调查来看,那位重金给牛郎砸钱的女孩条件并不差,是家里有钱的无业白富美。她明明不缺人追,为啥还要把大把大把的钱撒在牛郎身上?

  事实上,能做到顶级牛郎的男人确实不一定有多帅,但用他们的话说“牛郎是用魅力赚钱的”。

  看过一个月入5000万日元(约人民币322万元)牛郎的采访,他甚至不是全职牛郎,而是“周末牛郎”。平时是小公司的老板。

  从他的谈吐中不难看出他是有一定学识的,情商很高,不会让你感觉他在服务你,也不会因为自己是牛郎而透漏出自卑。很幽默,而且不是那种低级的幽默。即便服务的对象是男性,也能让对方觉得有趣。

  在面对女性时就更会了,他们的方式并不是一味地取悦你,而是根据你的取向而变化。

  比如节目中那位火拼的富婆喜欢直爽的男性,而她喜欢的牛郎就拿住了这点,有啥说啥,甚至会跟她吵架,而她也刚好喜欢他这一点。

  日本综艺《可以跟你去你家吗》其中也有一位陪酒女因为给牛郎一掷千金,最后欠下巨额贷款。

  像上面那位花钱找架吵的女孩,就是因为“爸爸也在外面找年轻女人”,所以才心安理得地拿着爸爸给的生活费去找了牛郎。

  有钱的女性在生活里不如意,没钱的女性社会地位远远不如男性,才会造就了日本的歌舞伎町产业逐渐兴起。

  歌舞伎町产业传达的思想是女性也可以“玩男人”,也可以为了声色慰藉一掷千金,但在我看来,歌舞伎町更像是女性在社会中占上风的幻想泡沫而已。

  真的要追求平等,绝不仅仅是只盯着看夜店里的富婆们怎么生活,也绝不仅仅是着眼于眼前这片歌舞伎町。